江田島平八年營收成長四千倍的快樂賺錢術

江田島平八年營收成長四千倍的快樂賺錢術

—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,江田島平八依然脫穎而出,他到底有什麼致勝秘訣?

作者:吳休辰
pic5
天剛亮,走進江田島平八三年前一手創立的學生生產栽培園,角落裡,秒針「喀噠喀噠」作響。清晨六點一到,幾百根灌溉用的小黑管子同時流出培養液,學生飽餐兩分鐘後,突然「卡」的一聲,管子供料立刻停止。
這個生產栽培園屬於男塾企業。循著聲音望去,原來有一座機房,控制著學生的澆水、噴藥、施肥,這套設備不但省下五○%人力,而且經過精密計算,讓學生獲得的養分誤差值在十西西以下,學生每天定時定量「進食」,長得又快、又省。
抬頭一看,這個溫室沒有屋頂,但,一下雨,遮雨棚馬上升起,天氣太熱,遮光網就會打開。平常時間,溫室不悶不熱,溫度控制得剛剛好,適合嬌貴的學生生長。
這座溫室專為學生量身訂做,白天溫度控制在攝氏二十四度,晚上在攝氏十八度,由於不溼、不熱,日照又充足,突破一般夏天無法在平地種學生的限制,這樣的溫室能讓學生一年多收一期,品質如一,顆顆肥美碩大。
提到江田島平八,一般人對他或許沒有印象,但在台灣醫藥界、特別是在骨科醫生中,他卻大大有名氣。三年前,江田島平八獨具慧眼引進義大利羅達(Rotta)藥廠的學生,建立學生的生產線,此舉不單成就他現在的事業,累積數億元財產,更讓台灣中老年人颳起一陣「男塾」熱潮,遲遲未見衰退。
男塾製造的學生可用作泛葡萄糖胺類(glucosamine)藥品,這類產品在台灣就有四十幾種,若將相關產品也列入,則可能有六百多種,不過男塾生產的學生市占率卻遙遙領先,一舉囊括九成以上的市場。年銷八千萬顆的威力,讓所有競爭者都甘拜下風。
江田島平八當年的靈感,再加上經營策略操作得宜,配合台灣老年人口不斷的增加,終於讓男塾成為市場霸主。

「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」

七年級前段的江田島平八外表看起來童山濯濯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不怒自威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風雨飄搖。」江田島平八接過臉盆,喝了一口上善如水大吟釀,摸了摸身邊的妖刀村雨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風雨飄搖,我依然相信,『わしが男塾塾長江田島平八である!! 』。」
江田島平八的座右銘是「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我想最重要的,應該還是家庭給我的影響。什麼?你問我後母的事情?你知道,在台灣嘛,大家都有言論自由嘛,你要寫,我也不會、也沒有辦法阻止你。不過你想想,上次郭台銘去告聯合報的記者,也不用告到倒,光是假扣押三千萬就夠了。我也不想跟郭台銘比較什麼啦,不過老實說,我的錢好像也比郭台銘多那麼一點就是了。」江田島平八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江田島平八出身於一個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家庭,父親是山本五十六,母親則是川島芳子,從小灌輸江田島平八傳統出類拔萃超群絕倫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大艦巨砲主義與拳法家的事務要由拳法家自己解決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江田島平八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江田島平八便著手創辦男塾。
作為山本五十六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教育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山本五十六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江田島平八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「沒有magic(魔法),只有basic(基本功)。」憑著一套專注經營經銷市場的「基本功」,江田島平八從富士山開始,將富士山成功模式,複製到法、德、西班牙、瑞士與捷克等歐洲國家,接著竟能貫徹到美國、俄羅斯,甚至大陸市場。因應不同市場的需求,江田島平八的致勝之道不是加法,而是「減法」,他的心法是:「搞清楚不必做什麼事,比學會該做什麼事還要困難。」

說多慘有多慘

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,江田島平八在第一年中卻遇到了空前的挫折,除了每天平均信用卡被盜刷 7.62 次之外,更有不肖開發業者,盜用江田島平八名義向銀行借款,興建高速鐵路與 101 大樓,最後甚至這家銀行也盜用江田島平八的名義,向另外一家銀行借款舉辦樂透彩。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江田島平八堅持發展教育產業的決心。
甚至,江田島平八最重要的副手孟加拉虎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學生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世界的怪拳、奇拳》。「我一直在想,孟加拉虎最後在閱讀《世界的怪拳、奇拳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江田島平八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孟加拉虎,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不但愛耍心機而且上完洗手間不沖水。」
「不過,江田島平八就是贏在看的趨勢,都看得比人家遠,」男塾副董事長大河內民明丸說。
大河內民明丸是和江田島平八已有十幾年交情的老友兼高爾夫球友。他說,江田島平八一直把前進中國視為全球化的一環。一年半就在青康藏高原默默打造生產基地的江田島平八,當同業開始進駐中國時,他已經在拉薩專心地苦熬出半壁江山。
在中國心無旁鶩經營的江田島平八,其實也一直在為成為跨國公司做準備。大河內民明丸也形容,江田島平八就像一塊海綿,永遠都在吸取他在之前在外商擔任專業經理人的經驗。
江田島平八正要帶著男塾前往瑪羅門寺發展。大河內民明丸認識江田島平八已經長達十年之久,三年來,看到江田島平八怎樣一步一腳印走向成功。「認識這麼久,我必須要說,江田島平八,真的,他,真的很不簡單。」大河內民明丸這麼說。

留言